当前位置:首页>医药代理 >医药政策>正文

抗生素相关研究进展一览

2023-05-31 责任编辑:未填 浏览数:17 恩都医药招商网

核心提示:日前,在国际期刊《结构》上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来自麦吉尔大学的研究人员以原子细节解释了细菌的特殊激酶如何介导对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大环内酯类抗生素是一种广泛使用的抗生素,可用于治疗青霉素过敏的患者。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报告说,。

本期为您带来抗生素研发和治疗的最新研究进展。希望读者朋友们喜欢。

1. Ontarget:抗癌新突破!维生素C+抗生素:抗癌疗效增值100倍!

干细胞是致命肿瘤的来源之一。根据斯坦福大学完成的一项新研究,维生素C抗生素的组合可以清除肿瘤干细胞。

根据Oncotarget上发表的新研究,这种抗生素多西环素如果在维生素c的作用后加入,可以在实验室条件下高效杀死肿瘤干细胞。

研究人员解释说,这种方法提供了一种防止癌细胞耐药性的新途径,并展示了如何通过联合治疗来克服肿瘤细胞的耐药性。

迈克尔利桑蒂(Michael Lisanti)教授设计了这项实验,他解释说,“我们现在知道一些肿瘤细胞可以逃脱化疗药物的杀伤,成为耐药细胞,我们的新策略揭示了这一过程是如何发生的。”

我们怀疑答案在于一些肿瘤细胞可以改变它们的能量来源。因此,当药物治疗减少一些能源时,这些肿瘤细胞可以通过其他能源维持其生存。'

这种新的组合方法阻止了肿瘤细胞改变其能量来源,并通过阻止这些细胞从其他物质中获得能量,有效地使这些细胞变得饥饿。

斯坦福大学生物医学研究中心的研究小组发现,在用递增的强力霉素治疗三个月后,癌细胞会变得代谢不灵活。结果是癌细胞可以存活,但受到严重抑制,所以对饥饿极其敏感。

起初,研究人员通过限制葡萄糖作为唯一能源的使用来抑制肿瘤细胞的线粒体,然后他们去除葡萄糖,从而有效地将癌细胞饿死。

“在这种情况下,维生素C充当糖酵解的抑制剂,糖酵解是细胞的能量来源——线粒体供能的过程。”论文的合著者Federica Sotgia博士解释道。

该团队最近发现,维生素C对肿瘤细胞生长的抑制作用比2-DG和其他药物高10倍,但他们解释说,当维生素C与抗生素联合使用时,其疗效将增加10倍,使其抗癌作用达到2-DG的100倍。

由于强力霉素和维生素C都是无毒的,这种方法可以显著减少抗癌治疗的副作用。

研究小组还发现,其他药物也可以作为抗生素治疗后的第二颗炸弹,例如黄连素,这是一种经FDA批准的廉价无毒的药物。

利桑蒂教授补充说:“需要进一步的证据来证明维生素C和其他无毒药物可能在抗癌中发挥重要作用。“我们的结果表明,它是一种潜在的临床试验药物,通过将其添加到许多传统的化疗方案中,可以进一步防止肿瘤的复发、进展和转移。”

2. Science:重磅!科学家开发出寻找新型抗生素的新方法

最近,在国际杂志《科学》上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来自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新方法,这可能有助于未来开发新的抗生素。如今,许多类型的细菌开始对当前的抗生素产生耐药性,这无疑会增加致命感染的频率。开发新的抗生素对于治疗传染病患者和保护公众健康非常重要。

研究员塞思赫尔松(Seth Herzon)教授表示,作为一名合成化学家,开发新的抗生素是帮助治疗患者的唯一途径。在本文中,我们开发的新方法可以通过简单的商业化学品在实验室中制造截短侧耳素相关的分子。截短侧耳素抗生素由真菌产生。早在20世纪50年代,研究人员就发现这类抗生素具有抗菌特性。此后,学术界和药学领域的科学家通过半合成的方法开发了数千种平菇衍生物。由于半合成法只是对平菇本身进行化学修饰,大部分衍生物只是在分子的单个位置发生变化,而完全合成法可以开发额外的新抗生素。然而,目前研究人员仍然不知道如何进行完整的合成。

2008年,研究人员赫尔松通过第一次尝试发现了一个解决方案。他说,我们从事这个研究项目已经很多年了,但似乎并没有取得多少成功。从历史上看,制药业一直是抗生素开发的强大推动力。然而,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抗生素的开发似乎排名较低,大多数制药公司都离开了新抗生素的研发领域。所以这就导致了抗耐药性的新药严重不足。研究人员补充说,随着抗菌危机的恶化,我们需要重新考虑使用一种新的策略来帮助开发抗生素。

如今,研究人员可以生产抗生素平菇的异构体。这种化合物具有相同的连接性,但分子排列不同,在合成平菇的最后一步可以重排。这项研究可能有助于研究人员突破以往研究中的障碍,完全合成抗生素平菇。此外,与平菇本身相比,其异构体具有更好的抗菌性能,为研究人员后期开发改良化合物奠定了基础。

最后,研究人员赫尔松说,开发抗生素平菇很棒,但我们更感兴趣的是,我们可以通过合成方法开发非天然化合物。后期会继续优化合成工艺,同时开始对开发的新化合物进行测试。如果一切顺利,研究人员希望将开发的新化合物推向临床试验,以测试它们在治疗耐药感染方面的效果。

3. Cell:重大发现!抗生素耐药菌或在恐龙时代前的4.5亿年前就已产生

最近,在国际知名杂志《细胞》上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肠球菌作为医院感染的主要‘超级细菌’,可能起源于4.5亿年前的祖先,当时动物刚刚从海洋中爬出来生活在陆地上,也就是说,这个时间比恐龙时代更早。在文章中,研究人员阐明了肠球菌(属)的进化史,发现这种细菌进化出了坚不可摧的特性,它也是当今医院中抗生素耐药性感染的主要原因。

抗生素耐药性是全世界人民健康的一大隐患。目前,被视为超级细菌的微生物通常对几乎所有抗生素都有耐药性。当然,这也是医院非常重视的问题。目前,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寻找解决抗生素耐药性的方法。因此,了解抗生素耐药性的演变可能有助于研究人员。

研究人员Ashlee M. Earl博士表示,通过分析当今肠球菌的基因组和行为,我们可以将时钟拨回到这种细菌的原始形式,同时,我们可以绘制出不断变化的肠球菌图谱。了解肠球菌在环境中“特征”的分子机制可能有助于研究人员预测这种细菌适应抗生素和抗菌皂的方式,并为开发控制这种细菌传播的有效方法提供新思路。

在文章中,研究人员发现,所有的肠球菌,包括从未在医院发现的肠球菌,都可以天然耐受干燥、饥饿、消毒剂和许多抗生素。正常情况下,肠球菌生活在大多数陆地动物的肠道中,当然也生活在现在已经灭绝的动物的肠道中,比如恐龙和第一个爬行到陆地上的类似千足虫的生物。肠球菌基因组的比较分析可以为科学家提供研究证据。事实上,研究人员还发现,每当有新的动物物种出现时,就会出现新的肠球菌,例如新的动物物种最初爬行到陆地时出现,物种大灭绝后出现新的物种,特别是大约2.5亿年前的二叠纪末大灭绝事件。

在鱼类等海洋动物中,肠道微生物被排放到海洋中。每滴水中含有约5000种无害细菌,这些细菌会沉入富含微生物的沉积物中,通常会被海洋中的蠕虫、贝类和其他食腐动物消化。然后这些动物会被鱼吃掉,所以这些微生物会在食物链中循环。但是在陆地上,肠道微生物往往以粪便的形式排出,这些微生物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死亡。但肠球菌通常耐干燥、耐饥饿,在环境中能很好地生存。

迈克尔s吉尔摩(Michael S. Gilmore)博士表示,目前,我们非常清楚肠球菌经过数百万年的进化后所携带的特殊基因。当然,这些基因也驱使肠球菌抵抗各种残酷的环境,但我们可以将这些基因作为新的靶点,帮助开发新的抗生素和消毒剂,有效清除肠球菌,从而有效抵抗肠球菌引起的院内耐药感染。

4. Nature:抗生素开发重大突破!新方法战胜革兰氏阴性菌的防御机制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报告说,他们现在知道如何构建一种可以穿透革兰氏阴性菌的分子特洛伊木马,从而解决了一个几十年来一直阻碍针对日益耐药的细菌开发有效新抗生素的问题。相关研究成果于2017年5月10日在线发表在《自然》杂志上,标题为《预测化合物累积规则产生一种广谱抗菌剂》。

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化学教授Paul Hergenrother的领导下,这些研究人员通过修改一种只能杀死革兰氏阳性菌的药物来测试他们的方法。革兰氏阳性菌缺乏牢固的外膜,但革兰氏阴性菌的一大特点是含有这种牢固的外膜,很难抵抗。他们报告说,这种修改将药物转化为广谱抗生素,也可以杀死革兰氏阴性菌。

革兰氏阴性菌包括大肠杆菌、不动杆菌、克雷伯氏菌和铜绿假单胞菌的致病菌株。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说法,这些细菌“对大多数可用的抗生素越来越具有耐药性”。

Hergenrother说,寻找新抗生素来抵抗这些致病菌的努力一次又一次失败,仅仅是因为几乎所有的新药都无法穿透革兰氏阴性菌的细胞壁。

Hergenrother说,“我们已经有一些类型的抗生素来对抗革兰氏阴性菌,但最后一种类型的抗生素是在50年前(也就是1968年)开发的。如今,这些细菌对所有这些抗生素都产生了耐药性。

没有新的抗生素并不是因为缺乏努力。例如,2007年,一家大型制药公司筛选了约50万种抗大肠杆菌活性的化合物,没有一种成为新药。

Hergenrother说,“这些革兰氏阴性菌有一个外膜,抗生素或潜在的抗生素无法穿透它。任何抵抗它们的药物几乎总是通过一种叫做孔蛋白的特殊通道进入。这种孔隙蛋白提供了它们生存所需的氨基酸和其他化合物。

Hergenrother的团队专注于他们自己的复杂分子数据库,而不是使用商业化学数据库。这些复杂的分子是植物和微生物的天然产物,也是实验室里改造的对象。

Hergenrother说,“几年前,我们发现通过一系列有机化学反应步骤,我们可以将天然产物转化为看起来与这些母体化合物非常不同的分子。”他说,这些新分子比大多数商业可用的化学物质更加多样化。Hergenrother的团队通过这种方法获得了600多种新化合物。

Hergenrother的团队分别测试了这些化合物的抗革兰氏阴性菌活性,寻找那些成功聚集在这些细菌细胞内的化合物。

Hergenrother说,“发现的几种化合物都有氨基,所以我们在此基础上开始了进一步的实验。”

Hergenrother的团队测试了更多带有氨基的化合物,结果,它们的成功率也增加了。但这并不是进入革兰氏阴性菌细胞内部的唯一特征。Hergenrother说,“有氨基是必要的,但还不够。”

使用一种计算方法,Hergenrother的团队发现了渗透所需的三个关键特征:为了进入革兰氏阴性菌的细胞,一种化合物必须具有不受其他分子成分阻碍的氨基;它必须非常坚硬(软化合物更可能留在孔蛋白中);它必须具有‘下球形结构’,更简单地说,它必须是直的。

为了测试这些指导方针,Hergenrother团队在脱氧霉素(DNM)中添加了氨基。尼博霉素是20世纪60年代由当时伊利诺伊大学的化学教授小肯尼斯莱因哈特发明的。他们选择这种化合物是因为它是一种强烈杀死革兰氏阳性菌的分子,并且具有其他优异的特性:刚性和低球形结构。通过在这种分子的适当位置添加氨基,他们将DNM转化为广谱抗生素,他们称之为6DNM-amine。

找到穿透革兰氏阴性菌外膜的化合物很重要,但抗生素也必须杀死这些细菌。Hergenrother说,以前的研究表明,在200种随机选择的穿透革兰氏阴性菌细胞的化合物中,只有一种化合物也可能杀死这些细菌。

他说,“这个概率还是不错的,比50万种化合物中没有一种能杀死这些细菌要好。”

5. Structure:科学家或有望开发抵御超级耐药细菌传播的新一代抗生素

抗生素耐药性正日益成为对全球人口健康的威胁。2014年,英国首相领导的一项研究预测,如果抗生素耐药性问题得不到有效遏制,不到35年就会有更多人死于抗生素耐药菌株,这比癌症死亡更可怕。因此,研究人员开发新的抗生素来阻断耐药菌株的感染显得尤为重要。

日前,在国际期刊《结构》上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来自麦吉尔大学的研究人员以原子细节解释了细菌的特殊激酶如何介导对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大环内酯类抗生素是一种广泛使用的抗生素,可用于治疗青霉素过敏的患者。该研究还首次阐明了细菌激酶识别和化学破坏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的机制。

以前,研究人员熟悉这种激酶。与此同时,研究人员发现,这种激酶在化学和结构层面发挥作用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2009年,研究人员艾伯特博古伊斯开始对这种激酶进行大量深入研究。经过初步准备,研究人员将在下一步制作这种酶的晶体(类似于糖晶体),然后他们将使用X射线照射这些晶体。研究人员花了三年时间来创造这些警惕性并分析相关数据。最后,他们在原子水平上清晰地呈现了激酶的图像,同时阐明了这些激酶与不同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结合的机制。

研究人员发现,这些激酶具有强大的能力来介导细菌对许多不同的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其中两种介导抗生素耐药性的酶目前正被用作治疗性抗生素;研究人员博古伊斯解释说,目前,我们可以清楚地解释超级细菌如何利用这种关键酶来介导对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这可以帮助我们对这些抗生素进行一些微小的修改,使这些酶不再与这些药物相互作用。当然,这也为后期研发细菌不易耐受的新一代抗生素提供了新的线索。

后期研究人员将开发新的改良大环内酯类抗生素并进行测试,这是抵抗超级细菌传播的唯一方法。抗生素耐药性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研究人员的研究只是一个方面。他们还应该考虑其他方面,比如如何限制抗生素的过度使用。最后,当全方位、多管齐下的策略制定出来,研究人员或许能够成功解决威胁全球人类健康的耐药细菌。

6. Canad Med Assoc J : 部分抗生素会增加流产风险

当你有一个小人的时候,你总是特别注意你吃的东西。所以,担心服用抗生素是有道理的,尤其是经常看到‘抗生素会增加流产风险’的新闻。但是你知道比增加流产风险更糟糕的是什么吗?那是细菌感染。经常有新闻说孕期服用抗生素不合适,会增加流产的风险。在这个问题上,科学家们早就知道抗生素会增加流产的风险,但有时必须承担一些风险。

这项新研究发表于《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作者指出,怀孕前三个月给予特殊抗生素与流产风险增加有关。在服用抗生素的孕妇中,16.4%流产。然而,在没有服用抗生素的妇女中,仍有12.6%流产。这几个百分点的增长并不是微不足道的,我们不应该忽视微小的差异。但是如果没有发明抗生素,这种流产的比例会更大。

细菌感染对胎儿真的是个坏消息。他们没有成熟的免疫系统,细菌可能会对正在生长的婴儿造成伤害,即使细菌没有穿过胎盘。研究抗生素风险的麻烦在于,很难区分药物风险和感染风险。你需要抗生素的事实意味着你可能更容易引起流产并发症。这就是为什么这项新研究的作者特别表示,他们不能排除感染的影响。这真的是问题的关键:你实际上无法控制感染的影响,因为给一个健康的孕妇开一种抗生素是不负责任的。

如果你怀孕了,并且得到了甲硝唑的处方,你已经处于更多并发症的危险中,因为你已经有了细菌感染。可能是单纯的细菌性阴道炎感染。如果在孕期感染,很容易造成婴儿早产,甚至伴有新生儿脑出血、听力下降。

好消息是,许多普通抗生素被认为在怀孕期间服用是完全安全的。青霉素(阿莫西林)不会对母亲或婴儿造成伤害,只要他们不过敏。这通常是一种治疗常见细菌感染的药物。如果母亲感染了其他细菌,不能用普通抗生素治疗,那么很难说抗生素会导致流产的概率增加,因为即使不使用抗生素,由于细菌感染,流产的概率也会明显增加。

7. 长期使用抗生素会导致癌症的发生

最近发表在《gut》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指出,早年连续使用抗生素会导致大肠息肉的增生,这是癌症发生的潜在威胁。这一发现以及许多相关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群在癌症的发生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以前的研究表明,使用抗生素会导致肠癌的发生,但这些研究的持续时间很短,因此这种相关性的强度受到了质疑。此外,抗生素与肠息肉增生的关系尚不明确。

为了找出这些问题,研究人员分析了之前的调查数据(其中包括12.17万名年龄在30岁至55岁之间的护士)。这些参与者被要求填写一系列健康问题,包括生活习惯、用药史、病史等。).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16,642名60岁以上的护士。这些参与者可以提供20-59岁的抗生素使用史和肠息肉病史。在此期间,1195名参与者被诊断患有腺瘤。

结果显示,最近一段时间抗生素使用水平与腺瘤风险无明显相关性,而抗生素使用历史长与腺瘤发生有很强的相关性。

与20岁至30岁之间没有接触过抗生素的人相比,接触过抗生素的人中腺瘤的发病率高达36%。同样,40岁至50岁之间每两个月(或更少)使用抗生素的患者被诊断为腺瘤的风险比其他人高69%。

当然,由于这项研究是观察性实验,很难得出明确的结论,但这种相关性背后有合理的生物学解释。过量使用抗生素会影响肠道菌群,而以往的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结构的紊乱对大肠癌的发生有一定的影响。

因此,为了降低肠癌的风险,我们应该谨慎使用抗生素。

8. AJRCCM:突破!开发出治疗抗生素耐药性细菌感染的新疗法

最近,在国际期刊《美国呼吸和危重病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伯明翰大学和纽卡斯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新的抗生素耐药细菌感染治疗方法。在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发现,使用一种不寻常的方法来去除血液中的抗体,可以减少慢性细菌感染的副作用,住院时间和抗生素的使用。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确定了两名慢性感染铜绿假单胞菌的支气管扩张患者。其中一位是64岁的男性,15岁时被诊断为支气管扩张,另一位是69岁的女性,小时候就有支气管扩张。铜绿假单胞菌对许多抗生素有抗药性。支气管扩张会诱发肺和气管的永久性扩张,仅在英国就影响了30万患者的健康。患者的主要症状是慢性咳嗽、气短、咯血和胸痛。

由绿脓杆菌引起的慢性肺部感染常发生在支气管扩张患者。研究员伊恩赫德逊解释说,这些患者的血液中通常有过量的特殊抗体。与正常情况下抗体相关的保护作用相比,这些抗体会阻断免疫系统对这些患者体内铜绿假单胞菌的杀伤能力,同时会加重患者肺部的疾病。因此,研究人员决定通过移除患者体内的这些特殊抗体来观察患者后来的表现。

研究人员认为,他们需要一种新的方法来解决支气管扩张患者的健康问题。然后,研究人员与从事肾脏和免疫学研究的科学家合作,使用血浆置换进行进一步研究。血浆置换包括从循环系统移除、治疗和返回等。患者每周接受五次治疗,以去除血液中的特殊抗体,然后研究人员也从献血者身上去除这些抗体。这种新疗法可以帮助患者恢复杀死绿脓杆菌的能力。

研究人员亨德森(Henderson)表示,所有患者都能够迅速恢复健康,他们能够更独立地完成一些事情,同时他们的活动能力得到了改善。基于这项研究,研究人员可以使用这种新方法来显著改善患者的生活条件。下一步,研究人员将进行更长期的研究,调查早期干预,同时非根治性治疗是否有助于抑制患者疾病的进展。

最后,研究人员说,在这项研究中,我们首次描述了针对细菌感染性疾病的抗体依赖性增强疗法。当然,它可能应用于其他细菌感染的治疗,也有望成为治疗一些抗生素耐药感染的新疗法。

9. Cell:突破性成果!科学家发现能有效抵御耐药性细菌感染的新型抗生素-pseudouridimycin

近日,在国际期刊《细胞》上发表的研究报告中,美国罗格斯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新的抗生素——假尿嘧啶,可以有效抵抗耐药细菌。这种抗生素由土壤样本中的微生物产生。通过在试管中测试,这种新抗生素可以杀死一系列药物敏感和耐药细菌。

在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报告了这种新抗生素假尿嘧啶的作用和机制。这种抗生素可以通过结合位点抑制细菌细胞中RNA聚合酶的功能,但其作用机制与目前使用的抗生素利福平不同。因为假尿嘧啶可以通过与利福平不同的结合位点抑制细菌的生长,所以这种抗生素通常不会促进细菌对利福平的交叉耐药性。

抗生素假尿嘧啶作为细菌RNA聚合酶的核苷类似物抑制剂,这意味着它可以模拟核苷三磷酸(NTP),核苷三磷酸是细菌RNA聚合酶用于形成RNA的基本结构元素。这种新抗生素可以通过占据NTP结合位点,与细菌RNA聚合酶上的这个位点紧密结合,从而抑制NTP的结合。该抗生素是第一个核苷类似物抑制剂,可选择性抑制细菌RNA聚合酶的功能,但对人RNA聚合酶无作用。

Richard H. Ebright研究员表示,由于细菌RNA聚合酶的NTP结合位点与人类RNA聚合酶几乎具有相同的结构和序列,许多研究人员认为它不能作为核苷类似物抑制剂来抑制细菌RNA聚合酶(不是人类细胞的RNA聚合酶)的结合位点;然而,研究人员发现,抗生素假尿嘧啶含有一个侧链,它可以到达NTP结合位点的外部,并与细菌RNA聚合酶中的相邻位点结合。与人类RNA聚合酶相比,新抗生素最终能与细菌RNA聚合酶紧密结合。事实上,假尿嘧啶作为一种核苷类似物抑制剂,也可以帮助解释这种化合物引起的低耐药率。

这种新抗生素可以与NTP结合位点的必要残基相互作用,在不丧失RNA聚合酶活性和细菌活性的情况下,NTP结合位点不会发生变化。NTP结合位点的改变可以干扰其与新抗生素的结合,从而干扰RNA聚合酶活性,诱导细菌死亡,但不会引起细菌耐药。研究人员Stefano Donadio表示,选择性抑制病毒核苷酸聚合酶的核苷类似物抑制剂也可能为艾滋病和丙型肝炎的治疗带来突破性的变化,抗艾滋病药物齐多夫定和扎昔宾都是核苷类似物抑制剂,丙型肝炎药物sofebuvir也是这样的抑制剂。

最后,研究人员说,这篇论文中的研究发现说明了使用天然化合物治疗疾病的重要性。微生物有上亿年的历史,它们经常会产生特殊的‘化学武器’,可以有效杀死其他微生物。因此,深入探索微生物产生的天然化合物也可能是未来研发和治疗耐药细菌感染的新方向。

10. Science:利用小分子SMARt-420逆转结核分枝杆菌的抗生素耐药性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一个来自瑞典、法国、比利时和瑞士的研究小组发现了一种逆转用于治疗结核病的抗生素耐药性的方法。在他们发表在2017年3月17日《科学》杂志上的论文中,该团队描述了他们如何筛选激活用于激活乙硫氨酸的不同途径的化合物。乙硫氨酸是一种用于治疗结核病的前体分子,在体内代谢后产生真正有效的药物。

治疗细菌感染的抗生素的发展显然使世界变得更加健康。不幸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细菌进化出了击败这些抗生素的能力,从而再次将我们置于危险之中。正因为如此,科学家们一直在寻找新的疗法,或者在某些情况下,利用新技术让旧疗法再次发挥作用。在这项新的研究中,这些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方法,可以让乙硫氨酸有效地治疗再次被结核分枝杆菌耐药性感染的患者。

在20世纪50年代末,乙硫氨酸被开发为治疗结核病的药物。它被结核分枝杆菌中发现的酶EthA激活。一旦被激活,乙硫氨酸就会攻击细菌。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结核分枝杆菌菌株通过不再激活这种前体分子的EthA突变而对乙硫氨酸产生耐药性,从而使其不适于治疗。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经过一番搜索,这些研究人员发现,一种叫做SMARt-420的原型分子通过一种不同的方式激活了乙硫氨酸(与另一种叫做EthR2的基因相互作用)。他们发现,在服用一剂乙硫氨酸后,给患者服用一剂这种小分子会恢复乙硫氨酸破坏一系列结核分枝杆菌菌株的能力:测试结果显示,仅三周后,它就降低了患者肺部发现的细菌负荷,其效果类似于乙硫氨酸在产生耐药性前单独对抗结核分枝杆菌的效果。

这些研究人员目前正在与葛兰素史克和生物技术公司Bioversys合作,进一步将这种原型分子开发成可以大规模制造和销售的药物。他们还在探索这种相同的技术或类似的技术是否可以用来克服其他细菌的耐药性。

本文来自生物谷。更多信息,请下载生物谷APP()

阅读上文 >> 鸿茅药酒的“非遗”头衔 背后的专家与关联方重名者众
阅读下文 >> 肿瘤制药公司康方生物递表港交所 至今未盈利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http://www.educationplus.cn/yiyaodaili/53585.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恩都医药招商网

推荐新闻

更多

友情链接